阅读历史 |

乘风起 (第1/8页)

加入书签

“不能慢一点嘛......”路乘把脑袋埋到商砚书胸口,却还是无法躲避扑面而来的疾风,不由嘟嚷了一句“还慢点?!”郭朝阳恼怒道,“再慢连这班船都赶不上了!

在错过上一班船次后,如今已经又过了三日,而此刻距离风翼船到达渡口的时间还有短短半柱香,路程则有遥远的三十里。其实本来时间是很宽裕的,哪怕路乘需要每天因为一日三餐和夜间的休息而浪费很多时间,但三天也足以让四人慢悠悠地到达渡口处了,只是恰恰因为这种宽裕,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一种“早早到了也没什么用,不如趁这时间去转转玩玩”的松懈心理,恰好,他们经过一座城镇时,正赶上当地的特色灯节,于是由路乘起头,郭朝阳杜子衡二人表面不感兴趣暗地里却也跃跃欲试的顺水推舟,以及商砚书无可无不可的真实无所谓,众人留在那里快快乐乐地玩了两天,这一玩就忘了所有,等想起来要赶路时,已经是下一班风翼船即将到达的第三日,于是便有了今目这生死时速的一幕。“赶不上就赶不上。”路乘无所谓道,“那就再等三日嘛。

正好,他还没玩够,还有镇中那家点心铺的松子糕也很好吃,今早走得太急,他都没来得及打包点带走呢“三目复三日,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到玄武城!”郭朝阳这辈子都没感觉去玄武城的路这样遥远过,有路乘在,就好像永远也到达不了一样“那就不去了嘛,干嘛一定要去呢?”路乘更加无所谓了,反正他跟他哥哥在一起就行了,他根本不在意去哪儿或是不去哪儿郭朝阳被气到简直无话可说

“爱徒说得甚是有理。”商砚书倒是颇为赞同,玄武城一行对他本也没有多么重要,不然也不会在山中待了那么久都毫无外出的想法,此次出行不过是听到玄武城变故后的一时兴起,就像他当初捡了路乘当徒弟一样,全然是找乐子而已。路乘带给他的乐趣远超预期,与其相比,玄武城就更加无足轻重了,但好歹已经走到这儿了,商砚书目前还是打算继续行程的,只是他的继续也仅仅是维持着跟郭朝阳杜子衡两人相同,对他们来说已至极限,对他来说还很悠哉的速度,至于最终赶不赶得上,那就听天由命罢。郭朝阳和杜子衡在天上御剑狂飙,商砚书则带着路乘悠哉悠哉地飞行了一阵后,终干,下方云层间隐隐现出一条浩大广阔的大河,犹如一条长龙,横亘在北方大地上,蜿蜒奔涌“到了!”杜子衡向众人提醒道

郭朝阳也看到了下方的大河,他还看到其间有一处渡口,一粒船只样的黑点正停靠在此处

“糟糕,船来了,快!”他调转剑势,率先俯冲下云层

杜子衡紧随其后

“唔......”俯冲急乱的气流下,衣袍猎猎翻飞,路乘把脑袋又往商砚书怀中拱了拱,双手也紧紧抱住对方的腰腹“爱徒,你再拱,为师的衣服可都要被你拱散了。”商砚书的话似是麦怪,却又带着股慵懒的放纵,他并未阻止路乘的动作,反而单手回环住对方,另一手做了个法诀,不过片刻功夫,一切急乱的气流便都消失了,他们先郭朝阳杜子衡一步落到地面上。路乘似有所觉地抬起头,他们已然落到渡口码头处,风翼船正停靠在旁,他们方才在云层上俯视,无论是码头还是船只都只有渺小的一点,但此刻落至地面,方才发现此地之广阔,那楼船高约数丈,足有九层,船首做成玄武造型,巍峨屹立在码头边,便如一只安静匍匐着的玄武巨兽。”让一让!诶诶一

一要撞上了!”叫喊声从路乘身后传来,他赶紧避让几步,一只巨大的身形似牛的灵兽驮运着物资,从路乘身边经过,灵兽似乎是对路乘有些好奇,明明他已经避开了,那灵兽却还是转过头,硬凑着往他身上嗅了嗅。“金宝,回来一一”灵兽旁站着一名玄衣青年,他身上穿着一层轻便的甲胄,虽也是精铁所制,但对于修士而言,这点聊胜于无的防御性更像是单纯的装饰所用,他此刻用力拉扯灵兽头部系着的缰绳,他也是筑基期修为,体魄远胜凡人,却依然在灵兽的巨力下奈何不得,灵兽在路乘身上不断嗅闻,犹如嗅到了什么美味的东西,紧缠不放

路乘被骚扰得没办法,终于说:“好吧,就吃一块哦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